乌克兰丢护照惊魂记

长话短说,欣欣我一个在美国上学的中国人在欧洲丢了护照,靠旅行证上的学生签证回了美国。长话长说版本如下。

 

一个人在乌克兰街头,没有护照没有现金。感到有种神秘力量在阻止我。

这是我离切尔诺贝利之旅最近的一次了吧。一下火车便到处寻找旅游团的大巴。那个车画着核辐射的标志,可酷了。期待了这么久。结果给导游检查证件时一打开包,不见了护照,瞬间像是从天堂跌入地狱。那是限制区域(restricted area),必须要正式证件(government-issued ID)才能进。

那时候想着护照一定是落在旅行箱里了,等修远的火车也到基辅,一定会找到的。于是我去了附近的麦当劳给手机充了电,又刷卡买了汉堡当早饭。店里只有收银的人会一点非常有限的英文。

修远在火车上帮我翻了行李箱,也没有,我开始急了。想报警,可电话接通了是我听不懂的语言。那三个小时怎么也过不完。然后他车到了,但是我们找不到对方的位置。当在车站大厅里看到他向我走来,我感动得快哭了。

我想要再次拨打警察的电话的时候,火车上认识的华人大哥发消息给我,让我不要打了,直接找使馆。火车站门前泠冽的寒风中,我拨通了中国使馆的电话,被接线员告知使馆刚过时间,第三天早上才有人上班。

可是这么紧急的事情,我等不了这么久啊。声音已然带了哭腔:“我是中国公民,你们就不能管管我么?”

电话那边沉默一会儿,说立马去请示。

 

中国使馆里很温暖。

我上交了要求的材料。跟冷淡的接线员不一样,领导对我很好很好,听说我还想赶第二天的切尔诺贝利团,甚至同意把我原护照号加注到新证件上。

修远一直陪着我。他本来是不去切尔诺贝利,打算在基辅城里转转的。来乌克兰前我们也多订了一天房子。所以我还有地方住,也不会一个人。说来我感觉挺亏欠他。我想跟他去附近逛逛画个画什么的。可是我又累又困,只好趴在桌子上休息。

等了不知道多久,拿到了临时的旅行证。我问这个要回美国要怎么办,他们说,这个证能让你回国。我说我在美国上学,回中国干什么。他们说,他们管不到这个,只能管我乌克兰境内的事,我可以去联系美国使馆,但建议别抱太大希望。

回国是什么概念。几天后学校要照常上课,如果我回中国,办正式的护照再签证要好几星期。这学大概是上不了了,这学期要废了。而且在这个学校上学还挺好玩的…

那个下午我一直在哭。

然后我跟修远说,我们晚上去喝酒吧。

 

 

我的脑袋开始发眩。酒可真好喝,甜甜的。

James他们还在和切尔诺贝利的导游联系。我说我有临时护照了,上面注着我原来的护照号,我能不能第二天来玩。那时候的我还是抱着希望的。我跟James说如果导游不同意,我亲自跟他说情况。导游给我回电话了,他的领导说不行,必须是原来那本护照。

仿佛最后一根支撑我的线也断了。没忍住,在店里哭出声。我真是亏大了,不仅这回玩不了,连学也要上不成了。我的头脑乱乱的,不知因为酒还是因为事。

我不怎么喝酒。美国有最低饮酒年龄,美国境外我才能光明正大地喝。

我撕心裂肺哭:“他们还不把椰蛋树还给我… 我什么都没有了… 他还在敖德萨… 我什么也没有了…”

修远说我醉了。

我说我没醉。

他说你“醉”这个字都发不清,发成翘舌音了。

我说,我没——醉。

“不信我给你出道题。一个酒鬼从某地出发,每次往东南西北中的一个方向走一步,最后能回家嘛。”

修远数学好,他说能。

“那现在这个酒鬼是个鸟,在三维空间里,有六个方向。他还能回家嘛。”

修远说能。我说不,我初中写过程序模拟,十万个酒鬼,只有大概三分之一能回去。

“可你还是醉了啊。”

“你回答我哇。我是不是个会飞的酒鬼。”

 

第二天醒来,胸口疼后脑勺疼。

朋友们听说了我的事,纷纷帮我想办法。他们分享给我好几个帖子说,旅行证加美签,有人做到了可以回美国。我开始了把自己捞回纽约的尝试。

跑完打印店和银行,忙到晚上才吃饭。

银行系统在升级,全国范围内都没法寄钱给美国领事馆。偏偏他们只收这家银行的,别的渠道汇款无效。我义正严辞地教育了小哥:“作为一个全国的银行,在正常营业时间里需求这么频繁的现金业务办不了,也没有应急方案(Plan B)的嘛?我以前也在银行工作,我们银行就不出这么大岔子。”最后请来行长,前后费了两小时才办完。

再去预约面签,系统已经关了,第二天八点才开,不知道能不能预约星期五当天的。如果预约不到,周末领馆休息,我便赶不上星期天的飞机,将一个人滞留在乌克兰。

那怎么办?拿着材料直接闯美领馆也太令人窒息了吧。

Jas说,还是不要去了,万一被抓起来,语言不通不好捞人。我也觉得不要贸然前往,按照美国人做事的风格,去了也无济于事。

星期五尝试邮件和电话沟通。感觉美国使馆挺想让我回美国的,问我有没有i20原件,还在我类别都对不上的情况下给了我面签加急。

我满心欢喜点开加急请求被批准的邮件,点开链接一看,痛哭——

最早的面试时间是周一。

 

和James他们在基辅最后的几日,天天以泪洗面,夜夜举杯销愁。我的定位在欧罗巴大陆的一个点,和家隔了一个大西洋,和家乡隔了一个珠峰。

星期六晚上,我请求他们最后陪陪我。去看了芭蕾舞剧,那音乐好唯美好心碎。

最后一次深夜买醉,两三点回的住处。

第二天门卫小哥哥给我发信息,说这样太晚了。

后来回想,最后那晚不应该睡的。因为我睡觉的时候,事情出现了一些转机。哥大那边来了邮件,美国边境同意在我只有临时护照的情况下把我放进去,直接搭原班飞机就好。可是乌克兰机场这边并不会放人,我凭一纸邮件没法证明什么。

你看中国想让我回国,美国想让我进美国,乌克兰不放我走,他们都这么想要我留在他们的国家。还要交各种费用改签机票什么的,好贵喔,我从来没觉得我如此有价值。

 

在中美之外的第三个国家签美国签证是件恐怖事。

本来以为美国领事馆是美国领土,总该说英语吧。结果从门卫到工作人员都说乌克兰语。显然,只有乌克兰人会来这里签证。我个中国人在人群很扎眼。拿着号码等待叫号,听不懂乌克兰语的数字,也没有手机翻译,只能眼巴巴望着滚动显示的大屏幕。

之间补填了一个表格,承诺不用原来的签证进入美国。然后工作人员让我坐等补叫号码。我发现如果是正常号,念这个号码前会先说“нормаль”,这样每次听到нормаль我就不会太激动了。

终于轮到我,签证官一上来就讲乌克兰语。我很懵,用英语回答我是个在读学生,这次来玩丢了护照。签证官笑,表示理解。他递给我一张蓝蓝的纸,上面写着我的签证被批准了(visa approved)。罕见地,我i20表格都没有就签出了F1签证。

护照被收走了,我问签证官多久能拿到贴着签证的护照。

他说三天左右,我又一下子飙泪了——早知道不去签了,边境都同意刷护照捞人了,我还把护照交给美国人,我是不是傻。

他看着我估计搞笑死了,问了我入乌克兰境的时间,说,你会好好的(You’ll be fine)。护照还是被收走了。

我于是很沮丧地往外走。

司机见我从领馆上车,问我签证过了嘛。我说过了。他就恭喜我。

 

半睡半醒之间,非常疑惑自己身在哪里。早上清醒了,心里苦。

我真是个矛盾结合体。平时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没有剑也敢走天涯。遇到事情了就没用地哭,哭得稀里哗啦。

他们不让我出门玩。没有剧,没有酒。大而空的房间充满绝望。学校正式上课了,我却没有心情写作业。

等待最是煎熬。我太想回纽约了。它是我的舒适区(comfort zone),我呆着很自在。而不是这里,不认得路,听不懂话看不懂字。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机票作废改签了好多张,一次次燃起希望,一次次希望破灭。

我是上上个周五入境的,转眼快到乌克兰落地签的十五天期限了。过了这个星期五,我在乌克兰的身份就黑了。也并没有做好停留这么久的准备,洗发护肤都没带够。快要蓬头垢面,无家可归了。

家里也担心我,找人来帮我。乌克兰小姐姐安娜把我捡回了她家。她人又好又漂亮,中文超级棒。我舒舒服服在沙发床睡了。

第二天早上被叫醒:“欣欣,你护照被人找到了。”
我不相信,慢悠悠起了床。然后发现安娜没跟我开玩笑。有乌克兰的杭外校友知道了我护照的下落。杭外真是个神奇的学校,学姐学长遍布世界各地,非常强大。

这个护照兜兜转转,回到我身边。上帝真会安排,我的旅行证刚好被扣住,留足时间让我取回属于我的东西。

 

星期四,我的临时护照还是没有消息。

我:“我签证不要了,你们快直接把临时护照还我吧。”

美领馆:“我们已经给邮局了。”

我决定直接杀往邮局。心态坚定到可怕。

结果我根本找不到地方。优步司机把我放到一个荒凉的路上,指着唯一的建筑说там。我进去一问,人家说немає,然后透过窗户指了个方向。我一看,再有人烟是几百米的雪地之外。

在二十厘米的雪里走。周围没有人,只有时不时驰过的大卡车。

一脚踏空,我尖叫,踩进一个有冰和水和泥的坑里,鞋子湿透了。把文件夹往雪地一丢,光脚踏在雪上,把冰水混合物从鞋子里往外倒。脚要没知觉了。我回忆着科学知识,只是零下几摄氏度,脚应该不会冻废。

继续走。走到灵魂颤抖。当时支持我走下去的信念是,如果我在这样的荒郊野外出了事,得好久才能被人找到。

终于到一个加油站。刚洗完车的路人大叔讲英语,帮我打电话问快递公司,说是已经送到了。大叔说,你上车吧,我送你去。车到了,大叔说什么也不肯收我给的车费。

取回护照需要正式的证件。每个乌克兰人有额外的一本身份证,但我是中国人,邮局也没人会听得懂我英语的解释。我递去我的证件。柜台把信封状的包裹递给我,然后抄写我的证件号。我划了道口子取出我的旅行证藏口袋里,时刻准备跑路。

我和我的护照,生生世世不分离。

 

星期五,飞机起飞的日子。

乌克兰的华人叔叔送我去的机场。换登机牌遇到了一点麻烦,旅行证上没有落地签。没办法,我只能先想办法出去。

翻看相册,我刚到乌克兰那会儿可精致了。而现在剩下的最后一点精致,是飞机餐的面包还记得抹黄油。想了想还是没有在飞机上化个妆,万一到了美国没交接好出了误会,被遣回中国那妆就白化了。飞机十小时,紧张了一路。

入美国境很顺利。海关问我,是不是从中国飞的乌克兰,我说不是的,我是从纽约飞过去的。我通过最后一道门,看到接机的小伙伴,恍惚如梦一般

那天我好久好久才缓过劲,是真的回到纽约了。

 

 

评论区

  1. Luyao 2018年3月27日 回复

    thrilling story with happy ending~ 哈哈~ Hope everything goes well in your future life.

  2. 陈仓颉 2018年3月27日 回复

    我没坠!
    以后要好好保管好重要的东西了啊

  3. 妖少 2018年3月27日 回复

    妖少火速前来支援~

  4. 老鱼 2018年3月27日 回复

    看得我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5. 王小大 2018年3月27日 回复

    我居然看完了,“真不错的一次旅行”,要是我估计直接回中国了,不会这么折腾自己

    • 甜菜欣欣 2018年3月27日 回复

      @王小大:哎,可是我还要上学… 我可以挂,科不能挂…

  6. 杨小杰 2018年3月28日 回复

    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那么多人帮你,帮你度过了难关,确实是一次不错的体验,但是下次小心点,这么珍贵的证件可不能大意,一个搞不好全都会乱套。

  7. 云蓬蓬 2018年3月28日 回复

    以后小心点,不过这段经历也是好的,起码让你知道除了那些法律文件的条条框框之外还有善良,同情和关心。希望你也会尽自己所能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另外.能叫别人大哥的尽量别叫人叔叔

  8. Flyer 2018年3月28日 回复

    总之世上还是好人多的

  9. 鸟叔 2018年3月29日 回复

    安全第一啊

  10. 独立思考 2018年4月1日 回复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东西难保不会丢失。纸质的护照改用电子的也许会好很多。

  11. Kevin 2018年4月1日 回复

    嗯……感觉看完了一部大片……

  12. wu先生 2018年4月1日 回复

    我是来看美女的。吼吼。

  13. 野兔 2018年4月2日 回复

    惊险而温暖的经历

  14. XP 2018年4月2日 回复

    也算是一次经历吧,毕竟人有经历才会长大,也算是你成长中的一记难忘的记忆,毕竟一路走来谁也不会一帆风顺,你所经历的一切顺风顺水一定是有人给你承担了这些,以后去陌生的地方最好多留个心。我一直关注着你,我是你丘丘空间一直支持你的小伙伴!加油!

  15. 炫懿 2018年4月3日 回复

    什么时候换成电子档的就好啦

  16. 菜鸟博客 2018年4月6日 回复

    好惊险啊,但这也是个人生的体验!

  17. 旧日的足迹 2018年4月7日 回复

    你的经历比我看24小时这部美剧更紧张,惊险!但最后结局总是往好的方向结尾。证件这东西还是要帮保管好。

  18. 姜辰 2018年4月7日 回复

    还好,只是惊魂一下。
    = =、弱弱地表示,你这个小姐姐,真有点丢三落四小迷糊的潜质。

  19. 林东煌博客 2018年4月7日 回复

    看到最后我会心的笑了。

  20. 水马 2018年4月11日 回复

    你这是长话短说吗?
    这么长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