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华尔街,向西硅谷

有个学长毕业了没工作,别人告诉他,你往西边走。他就带上他所有的家当,一路开车一路找工作。到xx城的时候,终于成功了。

直到自己开始找实习,才渐渐体会到其中的艰辛。甜欣屋的这篇文章,称不上面试经验,只当自己折腾一番后的小结吧。

 

(零)

面试官拿着我的简历:“你为什么转学?”

转学是我大学四年的大事,台词我早就糊好了:“我非常喜欢哥大的计算机科学项目,它独有的人工智能的track包含了很多我喜欢的话题,我希望能在新学校多多学习我感兴趣的东西。”

而现场的我想也没想:“纽约吃的玩的都多。”

 

(一)

我前两年很拼。去年投了一百多份简历,有四十多家是当面一家家聊的。一圈下来,会遇到什么问题都有数了,能使劲在一秒钟想好应对的答案。那时的我不敢说写码多少强,至少是话多能扯的。

这暑假的实习拿到了银行的return offer,我松了一口气,可以只投大公司了。学校有个很好的政策,任何公司不能在某个特定的日期之前要求学生做出决定,今年是十一月十日。所以在十一月前,我随时可以接受这个offer。

明年暑假是我本科的最后一次实习机会。九月十几号突然感到一种紧迫感,在Mengqi学姐的催促下刷题。
我周围的人没刷也去处不错,导致我有种我也能不刷题就通关的错觉。有的人,没见过一个算法就能写出题;有的人,一个算法见过好多次也不会写题;而我,没见过的不一定能写,写过就触类旁通。刷题对我很有效。

九月很忙。新学校有各种手续要办,要适应新环境。我还是没命地在Leetcode网站刷了一百道题。感觉自己整个人境界都不一样了。看到一道题能有大致思路,知道属于哪个考点。

再加上简历由学姐反复指导着修改了几稿,改得金光闪闪的,于是十月开始砍面试。

 

(二)

我今年又去了Grace Hopper Conference。(这是庆祝女性在计算领域取得的成就的全球盛会,甜欣屋去年做过一个系列的介绍)

不少公司会提供会议奖学金,借机收一波简历做校招。我在暑假申请了七个奖学金。眼看着九月过了大半还没有消息,怕是去不成了。结果二十多号突然收到高盛的邮件说我被选中,要赶紧去他们的系统订票。

这次会议在佛罗里达的奥兰多(Orlando),那里有世界最大的迪士尼园区。奖学金只包两晚的酒店,我想赶着看开幕式,凌晨三点从床上跳起来往机场跑。

开幕式还是迟到了十分钟。我不知道台上正在讲话的是谁,就傻坐着听她畅想人工智能的未来。演讲者话一转,聊起了自己的经历,说她是在中国长大的。Fei-Fei Li!反应过来演讲者是谁,我整个人呆了。她说她在中国过得好好的,到十六岁突然整个世界颠倒了——她随着家人来美国,一边在爸妈的店里帮忙一边自学英语。

我是中国人,我也是那个年纪到的美国,也经历了重构生活的过程。她是这个行业最顶尖的人,我跟她的共同点是我们年轻时都在陌生的国度奋斗。二十岁的她在普林斯顿读书,二十岁的我也要有理想,毕竟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然而回纽约忘记理书包,一早背着迪士尼的玩具上学了。

 

(三)

不久我又收到消息,去西雅图面试。我信心满满,说必横扫。

顺道逛了华盛顿大学,那是个美到犯规的校园。

西雅图华大校园

还去了西雅图地下之旅,参观1898年大火遗址。见了几个朋友,作为一次公款旅游是很开心的。

那时我没想到,西雅图会是我这个秋天的滑铁卢。

我立过很多flag,有的成了有的没成。这些不是光靠个人奋斗能决定的,还得看历史的进程。我能做的就是好好活着,该哭的哭该笑的笑。

 

(四)

飞机起飞的一瞬,世界都倾斜了。

盯着机翼,背景是西雅图星星点点的灯火。想到面试,还有这两天吃的玩的。

纽约已凌晨两点半,我该睡了。混乱的时差,后脑勺隐隐作痛。胸口闷,大概是心塞吧。引擎的隆隆声。想哭,可妆还没卸。

你说两百刀一晚的酒店,洗手间放着卸妆的一次性湿巾,为什么不提供早饭呢。还得我出门买土豆泥吃。

太多事我没想懂。面试前怎么也拧不动的那瓶水。不知在面试官帮我拧开时,我是否已被倒扣十分(注:并没有)。

回纽约睡两个小时,便要忙下一波了。意识模糊,记不得还有几个面试。三个?四个?

本是个村头无忧无虑的女孩。进了城,烦恼就多了。那天阳光不错,地铁门在书包后一寸处缓缓关闭。城里人语速快,走路也快。曼哈顿的第一晚,夜幕降临我开始发怵,以后要住这里了。

好多鸽子。带门把手的老式电梯。聊胜于无的红绿灯。一个城市,第一印象总是不那么抓重点,它的本质是让人感觉渺小。

有个画家,一辈子只卖出一幅画。有个诗人,当官的间隙一直写诗。

我的亲妈养活过我和一根丝瓜。我和瓜不一样,我除了爬藤还得找工作。说不清谁比谁如意。

有什么事,回纽约再说吧。

 

(五)

郁闷,想转行。我说以后不用喊我写网站了。硅谷是啥我不知道,反正我去华尔街了。

奥兰多的那两天,我当场通过高盛的面试。由于不是他们的主场,我还有一次参观纽约总部大楼的机会。

在trading floor看到了电影才有的场景:一排排办公桌屏幕满是花花绿绿的看不懂的图表和数字,头顶上方一块块时间和实时新闻的显示屏,大家安静而忙碌地进行着几个亿的操作。

看了一眼,hr就带我们去吃午饭了。吃完饭我的组的人来接我的时候,我说那层楼看上去很酷哎,她说我们组就在那层楼…

于是就有了近距离特写镜头之大佬们讨论着我啥也不懂的金融术语,一边谈笑风生一边用键盘敲报价。

 

(六)

两个月,五个公司,九场面试。算是有经验的人了。有以下趣事。

面试官一上来就说,刚刚在看你的网站,挺棒的。

某轮现场面试,要求在电脑上打字。我想随便写点码表示一下思路的。写完看到旁边有个运行(run)的按钮。面试官一按,顿时一堆报错,我只好顽强地补完bug。

某轮现场面试,我讲我的解题思路。面试官说:“其实你可以把思路写在屏幕上。在白板也可以。(看一眼认真掰手指数数的我)掰手指也可以。”

某面试提问环节,我问面试官他典型的一天是怎么样的。面试官:“我通常会争取十点前到公司,不然就没有免费早饭了。”然后不好意思地笑。

面完某知名老牌软件公司的第一轮,它一个月没理我。写了一封“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决定接收另一家公司的offer”的邮件,第二天一早就被拒了。

 

(七)

时间不等人,我只能先拒绝return offer。在剩下的三个offer里,我纠结了很久。

选哪个都不会错,都会玩到很多没玩过的。

九月份被学姐打鸡血的那会儿,发状态立flag:“立个小目标,我要进谷歌。”结果面试第一轮居然比想象中的顺利,第二轮彻底小宇宙爆发。真给我瞎整进去了。

那,暑假大概要去谷歌搬砖啦。

 

评论区

  1. 熙熙熙TV 2018年4月12日 回复

    从你出国前就关注直到现在,看着你一路变化挺大的,感觉国外的生活也不是那么难,只要积极面对,加油甜欣

  2. 从良未遂 2018年4月18日 回复

    而现场的我想也没想:“纽约吃的玩的都多。”+1🐂

  3. 皮皮 2018年5月26日 回复

    能进谷歌真不简单,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