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纽约遇上Web3(中) – 她山之石

会议接下去的几天,我的日程爆满。每天一早我从皇后区坐七号线地铁到曼哈顿,参加大大小小各种卫星活动。我一次又一次介绍我自己,介绍我的项目,然后留下联系方式。

很快我发现一件事,那就是身为一个年轻的亚裔女生,很多时候会不受重视甚至被忽略。每当我人畜无害地出现在活动中,经常被当作产品、BD、艺术家,甚至一个啥也不懂的+1。

我小小的一只,黑色长发挂在两肩,穿着马卡龙色小裙子,说话柔柔的。见过我的粉丝说,没想到在网上激昂文字的意见领袖,在现实生活中是个可爱风的小女生。

在这个屋顶的社交活动,当我和新朋友介绍完项目,对方问我在项目中的角色。为了验证下意识的性别偏见,我坏坏一笑,让对方猜一猜我做什么。

这位来自南美的企业家,想了想说:“有点难猜… 嗯,营销?”

拜托,起码猜一下我是程序员好嘛,好歹我十岁就开始编程了。当我公布答案说我是创始人,大叔哈哈大笑,说我确实挺bossy的。

我:“谢谢夸奖。”

第三天一早,我参加了我在web3的好朋友举办的线下活动。无数个硅谷的夜晚,我和他在推兔开语音聊天室到凌晨两三点,每次都有上百的听众,气氛非常欢快和友善。

后来我和他在线下见面,吃着早茶,他突然变得严肃:“欣欣,你是个非同寻常的人,你的项目一定会起飞的。你需要我做什么吗?我会罩着你,我就是你的大哥哥。”我特别感动。

我的大哥哥在会议期间包下曼哈顿的一栋屋子,赞助一批年轻的创业者共住。这个14岁到22岁的年龄跨度,让我见识了资本主义后浪的力量。别看他们年纪小,做事情有模有样,有两位在21岁时公司就被收购了。

活动上我见到了大哥哥的女朋友,我们之前在线上聊过。活动开始了,她款款大方地开场介绍,感谢所有朋友的到来。

我的思绪却飘散开来,想起了我那个创业投资很成功的前男友。他当初也带着我做活动,帮我找圈内嘉宾,然后把聚光灯打在我的身上。连我自己都很难想象,一年前的我还嘤嘤嘤地躲在他身后,幻想着他能照顾周全为我开路;而现在的我说话做事雷厉风行,甚至带有一点冷漠冷血。

如果他知道我离开他后,不仅收获了大批垂直粉丝,还组建了十多人的梦幻团队,得到了知名风投机构的支持,他一定会又惊讶又为我骄傲的…… 虽然我已经没有联系他的理由和身份了。

活动结束,我和某大公链的VP还有其他朋友一起吃饭,讨论链游赛道的技术痛点,和如何在目前有限的基础设施上,构建尽可能好的游戏体验。结论是,先把资产相关的数据上链,逐步去中心化。

在街角的乌克兰餐厅门口,我见到之前在线上聊过的95后投资人朋友。他邀请我去明晚的闭门派对!要知道,这圈旧金山硅谷的年轻创业者,一个个成就非凡,很多拿到了超一线基金和YC孵化器的投资。

当然我不会料到,这个派对前前后后会发生那么多戏剧。在曼哈顿下城最繁华的街道,在烟雾和酒精环绕的顶楼,一个白人小哥跟我争吵起来,我有点恼火。

“我们是女性领导的(female-led)专业游戏团队,产品有独特的可爱细腻的画风,还融入了有趣的社交玩法。”联创全部来自名校大厂,同时是web3 KOL。

他还在那儿嚷嚷:“你的元宇宙和其他人的有什么区别?已经有太多的元宇宙了,没有人会在意你做的东西。”

这个创始人凭什么如此嚣张地说话?就算融了再多的钱再成功,也应该尊重别人的。他的女朋友跟我道歉说他喝醉了,然后把他拉走了。

我还遇到个在做模拟策略类游戏的欧洲小哥,算是和我做的事情一个方向。他说他的团队最初融了一小笔钱,拿去做了个高大上的网站,于是融到了一轮大的。我婉拒了做网站的合作,市场时机不一样,纯靠叙事和包装不会再有那么大的支票了。

从活动出来,已是午夜。今天跑了几场活动,脚底板隐隐作痛,是时候买双舒服的鞋子了。

发现我找错了地铁口。终于到了正确的等车位置,突然身后一个男声:“你刚刚也在B公司的派对吗?”这个人站得离我很近。在明明很安静的深夜的地铁站,跟我说话还故意把脸凑过来,就好像我听不见他一样。

上了地铁,他说他在做一个自动投资crypto的产品,还管理着一个几千万美元规模的基金。他比我早一站下车。我让他刷了我的NFC名片:“回头跟你聊聊我的项目。”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傲慢:“我为什么要知道?”之后便下了地铁。

呃,他的反应好奇怪。我还没来得及要他的联系方式,如果他不主动加我,我连他的名字没记住。不过他肯定会来加我的,这种人就是这样。

果然,回到家,领英的好友请求里一个略眼熟的头像。

(未完待续)

评论区

  1. FLYER 2022年9月19日 回复

    下一篇呢??

  2. 九凌网络 2022年9月9日 回复

    很了不起的小姐姐!!!我们女孩子的骄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