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圣地之旅(三)


Day 7 伯特利 示罗 圣经花园 逾越节晚餐


来到现巴勒斯坦自治区的伯特利(Bethel)。《创世纪》二十八章记载,雅各(Jacob)在此入睡,“梦见一个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头顶着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这个梯子在新约里代表耶稣,连接人和神,让人通过他得到神的祝福,让神在地上得到一个建造的家。

【图】

路遇两位犹太人,一个是1993年从纽约归回以色列的,另一个是从加拿大归国的,听他们讲了亲身经历。此地周围是穆斯林的村庄,早些年有路霸伏击犹太人,特别危险。附近乱草丛生,遍地荆棘,走路要非常小心。

然后我们去了以法莲山地(Ephraim)的示罗城(Shiloh),以色列古时的首都,《撒母耳记》里哈拿(Hannah)越过丈夫直接向上帝祷告求子的地方。以色列十二支派在这里划图分地,安置神的帐幕。

示罗也很危险,听说前几年开车来这里需要防弹玻璃。

刚好遇见示罗前市长David Rubin,他所著的几本书在一旁店里有卖。2001年他和儿子被恐怖袭击,中弹幸存的他从此投身儿童慈善事业。他的书支持川普,批评民主党的无能,还栩栩描绘了他受伤后的绝望和以色列官员的不作为。他给我感觉非常善于讲故事。

【图】

到访了撒母耳时代(Samuel)帐幕的遗址,以色列人在旷野里拜神的场所。

回以色列的路上发生了个小插曲。边境警察上车要求查全车人的护照,严肃盘问有没有帮人带礼物,有没有持自卫武器,有没有人半路加入或离开。这进一步渲染了边境的紧张气氛。

这天最后的景点是以马午斯附近的圣经花园。这片区域居住了约两万的弥赛亚信徒(Messianic Jews),即信耶稣的犹太人。他们为了信仰被犹太人的社区驱逐,隔壁巴勒斯坦的穆斯林也与他们为敌,处境非常不好。

花园里有榨橄榄和酿葡萄酒的物具,还有一个小池塘。信徒见证说,半个月前他们聚会时,来了几个犹太教徒向他们扔青蛙。他们没有反击而是为这些人祷告,小孩子们还去看看青蛙有没有摔伤,放生到花园的池塘里,可谓活的见证。

【图】

圣经花园的餐厅里,我们穿着耶稣时代的袍子,用着陶制的碗具,吃一场耶稣时代的逾越节(Passover)晚餐。

【图】

对于“最后的晚餐”,人们的印象很大程度上来自达芬奇的知名画作,也就是“我要订26人座但我们只来13个人”的所有人都坐同一侧的那个。其实,真实的晚餐场景可能更类似于一张凹字型的矮枱,众人围坐桌子的三边。

再说晚餐的座次。耶稣是主人,坐右起第二位。约翰坐右起第一位,能顺势靠在耶稣胸膛(约翰福音十三章25节),而犹大坐在耶稣的左手边。耶稣该多么痛心,身边最信任的人竟然出卖自己。彼得坐在左侧最末,就很傲娇。

耶稣端水给大家洗脚,彼得傲娇地说:“主啊,你要洗我的脚吗?”

耶稣答:“你不洗,就与我无分了。”

彼得傲娇说:“主啊,不但我的脚,连手和头也要洗!”

耶稣说洗脚就够了,并教导门徒们说最大的要做最小。(约翰福音十三章)

耶稣时代吃东西要斜靠在软塌,左臂支撑身体保持平衡,右手拿食物。然而我手太短了够不到桌。吃的有无酵饼,鸡肉和蔬菜,和假装红酒的葡萄汁。

晚上和Crystal在宾馆的屋顶喝酒。拿着白酒和无花果,我说我问过Lily姐了无花果豫表基督生命的甘甜和丰富,我们去楼顶enjoy Jesus吧。


Day 8 Sde Boker 寻和巴兰


一大早离开了以色列中部的耶路撒冷,坐车南下到犹大山地,到了沙漠里的一个名叫“Sde Boker”的犹太社区基布兹(Kibbutz)。以色列建国之初,慢慢出现像基布兹这样的聚居点,形成集体主义的工农业体系。这个基布兹有四百多人,过着公社一样的生活,每天一起吃住起居,分别负责洗衣、做菜、干农活等等事务。团结友好,不分你我。我们吃了青稞和西瓜当午饭,便去参观旷野。

在神的引领下,摩西带两百万以色列人出埃及。白天跟随云柱,晚上跟随火柱,建造帐目,旷野流浪四十年。到了寻(Zin)的旷野真的没有东西吃了,神就把吗哪(mana)从天上降下来赐给以色列人。

【图】

想想挺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吗哪像白霜一样撒落在荒芜的旷野,遍地冰淇淋的样子,美滋滋。后来才听说吗哪一点也不好吃,捡了还得加工制作,味道不比干面包。最坑的是还得及时捡起来,天天捡天天捡,不然放两天就坏掉了。

吗哪豫表神的话语,需时常读做供应,不断更新。四十年单调的旷野生活锻炼了以色列人,最终到达美地。

“你也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这四十年在旷野引导你走的路程,是要苦炼你,试验你,要知道你心内如何,肯守祂的诫命不肯祂苦炼。你,任你饥饿,将你和你列祖所不认识的吗哪赐给你吃,使你知道,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这四十年 ,你身上的衣服没有穿破,你的脚也没有走肿。“(申命记八章2-6节)

太惨了。旷野里没啥吃的,天超级热。还不能抱怨,圣经设定抱怨了会有火蛇。太惨了太惨了。

和寻的旷野上散落的小树丛不一样,巴兰(Paran)的旷野放眼望去平坦而开阔,也是以色列人出埃及时途经的地方(民数记十章至十二章)。

【图】

拉蒙谷(Makhtesh Ramon)曾是一片汪洋,保留了古代海洋生物的残骸。后来海底被抬升,又经过水流冲刷形成盆地,呈现出矿物的红色和绿色。


Day 9 死海 特拉维夫


隐基底(En Gedi)意为“羔羊之泉”,位于犹大的旷野,死海的西岸。

《撒母耳记》载,以色列王扫罗欲除掉竞争对手,去隐基底捉拿大卫,结果单独进羊圈的洞,遇到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大卫本可杀掉扫罗,却只割下对方衣袍的一角示意。扫罗内心悔恨,放声大哭。

【图】

死海发源于以色列北部的黑门山,往南流入约旦河。由于挥发量远大于流入量,水的含盐量高达34%;又因为低于海平面四百多米,水面之上的氧气非常充足。

【图】

死海玩漂浮,盐水太咸皮肤有点疼。赶紧上岸,抱着毛绒绒小骆驼压压惊。

下一站是约帕港(Joppa)。神差遣约拿去尼尼微城传福音,约拿不肯,被一条大鱼吞到肚子里,三天三夜后吐出到约帕,最后只好乖乖去了。

港口紧连的是特拉维夫(Tel Aviv),蜿蜒的海岸线不远处矗立着高楼大厦。我和Crystal两个人抓紧时间转了转这个城市。只见公园里,很多人穿着彩虹,大分贝音响放着带感的音乐。往市中心方向走,恍惚间有回到纽约的错觉。和耶路撒冷不同,它处处体现着快速而有活力的生活方式,就像其它的国际大都市那样。

在宗教和信仰的世界以外,以色列还有科学和现代化的一面。它的信息工程和生命科学走在世界前列,更有著名的以色列理工大学(Technion-Israe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和魏茨曼科学研究学院(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谷歌、苹果、微软、IBM等公司都在以色列设有总部。

前几日在流奶之地的经历,让我们见识了以色列应对缺水的方法。路边到处可见一排排小植物的根部附着一根根的橡皮滴灌管,供水完全由计算机控制。还亲身体验了以色列的海水淡化技术,虽然水不好喝,也算旱地上的奇迹了。

晚餐大伙儿邀请了司机阿米哥一起吃。我和Crystal还有其他小朋友坐在饭馆外面,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就看见两个弟兄拥着阿米哥,唱着哈利路亚赞美主。阿米哥不舍地说,我们要离开他了好抑郁……

评论区

  1. 钻网 2020年5月3日 回复

    春暖花开,下次再来!

  2. porndodo 2020年2月16日 回复

    不让出门,只能刷刷博客了!

  3. 山野愚人居 2020年1月13日 回复

    【图】【图】【图】,没见着图啊!图呢?

山野愚人居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