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纽约城

热爱一座城,是一种非常personal的体验,一百个人能说出一百个理由。

毕业后整天嘀咕着要搬回纽约,却因拖延症一拖再拖,故地重游发现没有了那颗未成年想蹦迪的心,只想热水泡枸杞和朋友玩桌游养生局。

那个当年一起实习还收留了我的小朋友,毕业后找到一份设计电梯的工作,每次走进一栋楼看到电梯就兴奋。

“你知道玻璃电梯有多难造嘛。”

感觉还挺难的,要是玻璃碎了就不好了。

也许有些人天生就容易自我挣扎,在不断的自我否定和肯定中寻找方向。在人生这场游戏里掉入地狱模式,索性敢想敢做,在山重水复中硬是闯出一条康庄大道。

她说你还记得嘛,四年前我们还是穷学生的时候,你拉着我拼命说比特币是未来,我就挤出生活费买了一点,现在还拿在手里,它价值已经翻了十几倍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去,我还说过这么傻的话嘛。

二十多岁的日子挺难熬的,总被别人给定义,还偏偏最在意旁人的眼光。羡慕很多白男的潇洒自信,年少不如就轻狂一点,再不轻狂就老了。

就如某位小哥哥,创业、投资、自媒体一路绿灯,年纪轻轻把想做的事全做成了。人生失去目标,每晚打车去皇后区喝酒蹦迪到烂醉。没有欲望也是一种痛苦。

此时彼刻他在安静的日料店,随意挖一大勺慕斯蛋糕送入嘴里。然后说,我对你没有原来的感觉了,你就像我的家人,像我的小妹妹一样。我心中万羊奔腾,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有情人终成兄妹吧。

还是把他拉去,坐了破破脏脏的纽约地铁,吃了冒着香气的街边小车。在十一月的寒风中相拥,他说他又要去蹦迪了,第二天中午再见。

一个人跳上去往中城的地铁,抓着扶手跟着车厢摇摇晃晃,一种如鱼得水的舒适油然生起,直到两站过后发现地铁坐反了。

拜访设计师朋友在韩国城的家,她说明年房租又涨价了,租不起所以得搬出去了。客厅的中央是两张拼起来的沙发,旁边的桌上摆满粉色和红色的鲜花,落地窗外的高楼大厦密密麻麻,遮住天际。

想起以前在曼哈顿的六平方米的住处,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铁窗,高低床底下一张伸不开手臂的书桌,狭小的空间转身都有些勉强,晚上从床上掉下去估计掉一半就能卡住。那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


互联网行业的很多朋友,散布在米国两边海岸,过着衣食无忧一眼望得到边的生活。而其他的朋友,一边怀揣最后那点没被现实击碎的梦想,一边羡慕前面那群互联网的朋友。

欣欣我不也一身麻烦事儿么。遇到这么多支持我喜欢我的人,然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于社会的齿轮间苟求生存。

有人失去了自我手足无措四处漂流
有人为了梦想为了三餐养家糊口
他呆在曼哈顿中城的高层公寓
拥挤的时代广场堆满陌生人都来自外地
她埋头写着bp怀抱着多少憧憬
往返在一号地铁沿线内心盼着奇迹

重访年轻时奋斗过的地方,原来我从一个nobody,变成一个nobody。

评论区

  1. 可文 2021年12月2日 回复

    祝顺心

  2. 山野愚人居 2021年12月1日 回复

    长期工作、定居美国了么?

  3. 子痕 2021年11月30日 回复

    那个挤出生活费买了比特币的朋友,还是蛮相信你的。

    • 甜菜欣欣 2021年11月30日 回复

      是啊,挺不容易的。希望她生活顺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