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逝雪

十一年级的感恩节,答应给妹妹的小说。

鸡鸣。

村口的野树一动不动倚在凝固了的空气。

山顶小木屋里的饮料打一个寒颤:"今年冬天来得早。"一旁的雪碧漫不经心地附和一声,继续她眼前的计算。屋子安安静静的,只有笔尖唰唰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雪碧突然一拍脑袋,懊恼地说:"糟糕,我算错啦。"正在喝果汁的饮料忙安慰她:"没关系,大不了再算一遍。"雪碧却一副愁眉:"没有机会了。灾难就要来了。"

人山人海。

这是一个名叫"菠椰"的小镇,以一种稀有的鹅黄色宝石而闻名四方。十月初十是菠椰的宝石展,所有凤毛麟角的珍稀宝物全部汇聚在镇中心的半月形小广场,迎接饥渴地想要一睹宝石真容的访客。

对了,宝石的名字就叫"菠椰石"。

再说这年展览的亮点,是被唤做"镇世之宝"的菠椰石"沙漠之爱"。相传一个贩卖宝石的富商在海上航行偶遇人鱼,从此念念不忘,挥尽无数金银建成一座水晶宫,并雇人将那片海域的水抽干,然而再无那人鱼的踪影,富商因此郁郁寡欢,卧床不起。富商的儿子是个勇士,他决意治好父亲的病,只身一人前往人鱼出没之地,只见昔日的大海已成沙漠,可他仍不死心,终于在沙漠的尽头找到一颗透明澄澈的石子。

"后来呢?"孩子睁大眼睛问道。

"展览就要开始了,我们先去看展览好不好?乖。"那爸爸牵着儿子的手,走向人海。

雪碧伤心地告诉饮料,自己预料到一场飓风即将来临,特地查阅古书,释放了冰冻魔法,期望飓风消失,没想到她算错了释放魔法的时机,飓风在山脚遇水将成为海啸。

"再遇上冰冻魔法,海啸不就成了逆向雪崩了么。"雪碧不禁落下泪来,满是自责,"是我给天使坡带来了灾难。"
饮料一听,也不知如何是好,甚至再想不出安慰的话语。

可怕的沉默。

雪碧的心境,其实饮料最清楚。作为天使坡的智慧化身,雪碧一直是小动物们的典范,尤其是去年打败了鬼红二太王,雪碧和饮料一并成了英雄的代名词。雪碧整日生活在赞美里,愈加不能容忍自己的不完美。

"我感觉自己不像以前那样拥有敏锐的直觉了。"雪碧哽咽道,"过目不忘的技能也退步了,现在连简单的数学题都不会了。"

饮料一惊,雪碧说的明明是自己。正义使者,饮料。

孩子的名字叫薛慎。

薛爸正牵着儿子的手,努力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挤出一条道。小广场的边沿是小贩们的摊子,玲琅满目的各式宝石让小薛慎应接不暇。

"爸爸,我喜欢那颗墨绿色的。"薛慎兴奋地嚷着。

薛爸紧绷着脸,没有搭理儿子,却抬头望天。

饮料陷入了沉思。雪碧如此,她饮料又如何呢?自从消灭了二太王,山顶的日子没有给她充实感,反而时不时呈现堕落的趋势。懒散的生活让她得过且过,仿佛茫茫大海里失去导航的船只。

那个英勇豪迈的饮料,那个视死如归的饮料,那个所向披靡的饮料,他们到哪里去了?饮料自己也不知道。或许就此淹没在漫漫时间的洪流,消失,消逝。

雪碧的啜泣没有停止的意思。那是一种侵入骨髓的绝望,一如当初,面对无可战胜的敌人,自己弱小得只有拼死的勇气。尽管天使坡最后没有被恶魔占领,但是这不代表以往艰难的日子不会卷土重来。比如,这次。

天使坡,一如既往地宁静祥和。

只有小木屋的两人心底知晓,一场怎样的暴风雪即将降临。

薛爸担忧的,是正午时分天象异常。

蓝色的天空稀稀拉拉飘着几朵云,像极了前几千几万年的样子。可是天际却蓝得发紫。

这不是霞,薛爸心想。

许久,雪碧终于抬起脑袋,目光直直地像是能穿透木墙。脸上的泪痕被风化魔法拭去了,只留下弯弯几丝浅浅的线条。

她开口了:"其实,饮料,有件事我没告诉你。昨天我做了个梦。也许不是梦。我不知道。"

尽管知道灾难在短短几天甚至几小时就会到来,她却无法拒绝听完这个故事。也许是梦,也许不是。总之她拒绝不了。有个声音在她耳边絮絮地吟唱,驱使着她,身不由己,不可抗拒。

雪碧依旧目光直视前方,故事开始了。

饮料静静听着,一刹那,眼前的姐姐有种陌生感。

一卷几乎烂成枯石的远古壁画,一个古老的在人类历史源头的记忆。那时的人刚学会钻木取火,寒冬可以轻易吞噬半数人的生命。有一天,无所不能的神灵出现了,询问每个人想要的技能。所有人都选择了健壮的四肢以逃避野兽的袭击,除了一个身着野树长叶的女子,她细声说:"我要一个装满智慧的大脑。"

此话一出,议论声起。

"大脑是什么?"

"智慧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

神灵见女子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便逐一实现了众人的愿望,从容离去。

说来也怪,不久后的一场洪水冲走了这片地方的大部分人,而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子呆在山顶,竟毫发未伤。人们将她视作异类,认为是她施了招来洪水的魔法给众人,更加嫌弃她,集体搬到另一片地方去了。于是女子独自一人生活在山上,最后不知去向。

人群惊慌失措,四处逃窜。价值连城的菠椰石似乎也无法镇定他们的心,被任意丢弃在草丛里。

薛爸扯着嗓子喊:"大家快跑到西边的绵延森林啊!"

小薛慎明白薛爸的意思。森林防风,一定能削弱这滔天巨风。

饮料喃喃语:"山顶…智慧…那可不就是你么?!"

一语点醒梦中人。雪碧猛地转过头来,变成了饮料眼中熟悉的雪碧。

"女子最终死于野兽爪下,然而,智慧不死,化为肉身存在于今天的天使坡。"饮料缓缓接下雪碧的故事。

雪碧再次泪流满面。这么快自己的身世之谜就被解开了,为什么多年来自己一个人奇怪地住在荒无人烟的山上,只有妹妹饮料陪伴着她。原来自己承载的,是百万年前人类启蒙的种子,在冷眼下度过几百个世纪的孤独。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风暴马上要刮到天使坡了,我们得赶紧想办法。"

半信半疑地,一些人跟随薛爸进了绵延森林。

野树疯狂地摇摆。

两人冲到山脚,已是日落。太阳的余辉照亮了晚霞,染红了天边。

饮料在一旁默念:"土上加水为木,木上加火为烬,火上加雪为水。雪碧,是这样吧?"

雪碧点点头:"所以,我只要召唤熊熊烈火,就可以化雪为水了。水在天即雨,下点雨浇灌一下花花草草也不错,算是我将功补过。"

即使技能不如以往,雪碧还是镇定自若,一番王者姿态。这是远古时候上天的慷慨赐予,历经沧海桑田不变的精神源泉。

饮料一脸期待。

雪碧紧闭了双眼,开始施法。不一会儿,红色气团笼罩在前方小镇的上空,朝暴风雪前进。

薛慎大叫:"火!火!"

薛爸傻眼了:"又是风又是火的,老天风风火火是作甚!"

眼睁睁地,火苗窜上野树梢,那架势是要吞噬全片的绵延绿色。

雪碧傻眼了:"那不是绵延森林么,绿海成火海了!我这是雪上加霜,错上加错啊!!"

饮料一把拉着雪碧往前冲:"菠椰镇还有宝石展呢,那么多人,岂不全葬身火海?快去救人!"

是的,人群奔跑着,尖叫着。绵延森林的景象不比菠椰镇上好多少,镇上有风,森林有火。所有人永生难忘的一天。

雪碧来不及责备自己,立刻念起新的魔法。饮料则拿着扩音喇叭,高声呼喊人们莫慌,听指挥西行走出森林。

风和火一点一点消下去。

雪碧轻叹一口气。

饮料嗓子几近沙哑,还是奔跑在人群之中。

野树在村口轻轻摇曳。

雪碧欣慰地笑。

一个人影向雪碧奔来。是薛爸。"孩子,感谢你!"

雪碧望着面前生疏的面孔,愧疚地答:"对不起,是我引发了森林火灾。你如果是警察,就带走我吧。"

薛爸笑:"我可不是警察。这是我儿子,薛慎;而你…."

气喘吁吁赶来的饮料忙问:"雪碧,你们不会是同宗亲戚吧?"

"你原名不是雪碧,是薛碧。"

雪碧不乐意了:"不就是失手烧了几棵树嘛,至于这样欺骗我么。"

薛爸急了:"不,是真的。不信也罢,反正我得感谢你,给菠椰镇人民创造了新美味。"

"什么?"

薛爸从林地上拾起一块烧得黑炭似的不明物件,说:"火鸡!"原来,村子的鸡被雪碧召来的烈火一烧,成了香喷喷的火鸡。

薛爸为了表示感谢,说服镇长将"沙漠之爱"赠给饮料和雪碧。

雪碧感激的人是饮料,这个关键时刻给予她勇气的妹妹。她提议把每年第一只鸡被火烤的日子叫"感恩节"。

再然后,一行人欢腾地享受起美味佳肴来。

饮料吃得满嘴流油,还不忘感叹一句:"雪碧啊雪碧,我觉得你的智商真的回来了。不,它一直都在。想想看,你的亲戚是薛慎(学神)和薛爸(学霸)。"

评论区

  1. 跨境电商培训 2017年6月11日 回复

    威武啊。。。。

  2. 恋爱一生 2017年6月12日 回复

    码农界的一股清流

  3. 互访互推导航 2017年6月19日 回复

    好漂亮的博客啊

  4. 熊猫的胸毛 2017年6月26日 回复

    回访来看看~我的转载人家的flash游戏的 不会做^ ^

  5. 免费赚钱 2017年6月26日 回复

    自己写的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