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的起起落落落落

我的人生太刺激了。
高中差点没毕业。毕业典礼当天听到台上叫自己名字,还惊讶了一大下子。又差点大学没毕业,最后一刻才落定尘埃。
主要还是自己太作死。幸得这一路亲友相助,促成那么多奇迹。

(零)

离开谷歌纽约后,我在家躺尸。唱歌,吃东西,刷微博。简直一少年胡适。
我是多想不开,要离开纽约呢。有吃有玩,看不完的剧逛不完的展,还不用烧饭开车。
梦见我又往代码库push东西了。
逐渐意识到围绕公司的一整个生态。再次写码,发现很多我用惯了的框架是内部才有的。也再没有那些邮件,Googlers之间心照不宣的段子了。那阵子我找齐一套开源替代品,按照记得的样子搭起来用。
立个小目标,再录一次谷歌。

我时不时回去看看。有次我打包了楼里的小甜点打算回家吃,还没出楼就吃光了。
还有一次去打牌,同事:“知乎上看到有个人很像你。”
另一同事:“对的,照片超像的!而且也在我们司。”
我:“应该就是我…”

我每天等着谷歌那头的消息,望眼欲穿。又是啥也没有的一天。
倒是以前投过的公司,陆陆续续的联系我了。
谷歌的这段经历给了我很大加成。HR各种主动约面试,学校research也不面谈直接录我。挑了几个公司去面试,人问我对他们公司是不是还没有很多了解,然后狂安利。以前只有被问“为啥要来我们公司”的份。
面试完隔壁,心如死海。我说,投奔隔壁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想去有阳光的地方,一人一猫过着快乐写码的生活。

疯狂翘课面试。星期六晚从休士顿回到纽约,睡了几小时又起来赶飞机去三番。
在万米高空,查不了Stack Overflow的情况下写出了码。一下飞机,就merge conflict了。
用宾馆大厅的WI-FI写到凌晨三点。七点半醒了,邮箱跳出谷歌HR的信息,读不出意思。心想材料耽误这么久,估计没戏了。看时间,够刷一道题。然后吃了点早饭,出发。
背水一战。面试官对我写的两道题挺满意,我说我还能写,再出一道题给我吧。
发现红眼航班挺好的,一觉醒来就到目的地,省时间,还能赶上白天的课。教会姊妹听说我出门一星期没上课,要看书补一下的时候说,怎么这么有天赋。只有我知道自己在怎么死撑。
连砍五轮面试,到家睡了两小时,下午再砍一轮。接着收到谷歌HR邮件进展,第二天出结果。
我承认我害怕明天的到来。也许不是好消息。太心累了,就这样吧。

(一)

一边砍面试,一边作业写不完。课选不上还很难。仿佛回到两年前,上七门课打三份兼职忙转学的拼命状态。
开学才第三个星期,就有小朋友掏心掏肺跟我说:
“欣欣欣欣,你再不写作业就死定了。”
“欣欣欣欣,作业看上去很难其实静下心想想还是能做的,你不要退课。”
而我还一个字没看。

同时做四个项目。
我的战友问我昨天跑的模型怎么debug。我说我因为昨天没debug出来,所以今天换了模型。他一边喊“世风日下”,一边debug昨天那个模型。
曾经我也是个每天起早上课的大学生。后来学霸室友跟我说,上课太花时间了,一节课一小时,自学半小时就能省下半小时时间。于是我用这个办法,一学期上六七门课也没问题的。直到有天,老师突然点名签到了一波。
考试什么的我怎么会慌呢,临危不惧是我为数不多的优良品质。
想想算了。毕竟二十岁不是两百岁,拼一下好了。

装Ubuntu系统,把原来的MacOS玩崩了。苹果店的小哥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就把用U盘跑Ubuntu结果不小心把原操作系统弄崩的事解释了一遍。对方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问:“所以你为什么要把MacOS移到U盘上?”
鸽子为什么那么大。全盘数据格式化。

我决定退课。做人就是要开心。
抱着空空如也的电脑坐上回家的地铁,advisor邮件:“这个课你不能退,不然毕不了业。”
学校系统的毕业要求记录只有老师能看。原来以为转学分转好的两个课,不算数。
我破罐子破摔:“这课你让我退了吧,反正毕不了业了。”
Advisor回复,那这课你拿来上了抵要求吧。此时离这门课的大作业截止还有两小时。
绝望地在地铁上哭。对面大叔冲我竖大拇指询问的表情,我回他个大拇指意思我没事。

文科想了一节课,才想出帕特农神庙干什么的。理科以我的高中学历,砍了两天博士都不会做的题。真是太为难我了。
我爱学习,不爱schooling。我为什么要花钱让别人跟我说我是个loser呢。
论文喵也没看懂的情况下,狂扯了20分钟的演讲。
形而上学,不行退学。

(二)

等HR的结果,等了半天等来一封Congratulations。
一看,是华尔街投行给的super day。剧情怎么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Grace Hopper会议,两万人齐聚休士顿。上午砍了个面试,下午听了些讲座,晚上应邀参加活动。
谷歌开趴壕无人性,对小朋友一如既往的宠溺,包下一整个棒球场用来放烟花。一边看一边还有冰淇淋吃。还有精致的小甜点和好吃的墨西哥卷当晚饭。还有全职员工陪聊天。
嘤嘤嘤嘤嘤。

梦见进了谷歌。醒来发现这不就是真的嘛,梦里白开心了。
为了表达我的爱,我决定用Tensorflow写项目。

HR:我们的offer比X公司有竞争力啊,我给你看工作头四年的总收入对比。
我:不是什么都可以拿钱来衡量的!我目前倾向于选择X公司,因为%ω*&€☆…
HR:不过呢,我们决定再加一些钱,现在你的package是%ω*&€☆…
我:(打脸声)太谢谢了,我回去再考虑一下。

果然拿着隔壁offer坐地起价才是涨工资的最佳姿势。
差点跑路。去个独角兽,拿纸钱坐等上市发大财。江湖有言,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薪酬八万五。
坐地起价失败。人生啊。

窗外明媚的加州阳光,不想做事情。隔壁司的食堂还很好吃是怎么肥四。
当年我忙完转学,亲妈问我录的是学校的哪个学院。这回我定下所有事情后她突然问了句,你不是准备再呆一年纽约的嘛。

(三)

还是不知能不能毕业。或成为有工作无毕业证第一人。
如果毕不了业,也不能延期。再次面临一无所有。压力进食,体脂比爆表。
搜了一下我校历史上辍学的校友,发现有美国开国之父Alexander Hamilton。辍学原因:打独立战争。那我咋办,总不能去星际争霸拯救银河系吧。

梦回杭外,离出寝铃还有没几分钟了桌子上床上洗手间里还有一百样东西没整理。这时值周班的同学走进来,跟我说我迟出了。中学毕业多少年了还有这种恐惧。
身上过敏得厉害,火辣辣的。然而最疼的从来不在肉体,乃是心。最享受一天当中刚睡醒的时光,仿佛未曾被抑郁侵扰。
活着已是竭尽全力。

哭丧脸打电话:“酋长,我撑不下去了…”
听筒那边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想想你当初是怎样走到这里的!就这么放弃了嘛!”
中二的台词,却莫名有效地直抵神经。当年我凭着一破纸录取通知书,只身一人辗转来到纽约。对,我不能把世界让给那些不相信我的人!!!
我:“知道了…”
“好我上班去了。”

我将永远记得,艰难日子里朋友们无条件的陪伴。我活过来了,甚至有期末将至的那种求生欲。
年纪轻轻,便承受了不该承受的帅气。要做最坚强的段子手。
作为一个有色人种,通过两年努力从不知名大学转到哥大,在新学校克服重重困难,解决对转学生非常不友好的住宿,专心致志学习很少在学校抛头露面,仅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包括核心课程在内的所有毕业要求。在极高的天赋和过硬的能力下,成就了一番大业让全世界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奥巴马!

毕业于我,没有仪式感。被期望营造怀念感的共同记忆,并不概括包含我复杂的求学经历,not even close。
灰溜溜去办公室确认了passing grade以后,那个早上我确定能拿到毕业证了。一百五十多个学分,搁圣路易斯能本硕连读。还是很开心,真给整出来了。
心中所有侥幸、遗憾、狂喜,淹没在蓝色学士服间的鼎沸人声中。
我,欣欣,正式毕业啦。

评论区

  1. YIR 2019年6月17日 回复

    终于你也毕业啦。

  2. 响石潭 2019年6月16日 回复

    Alexander Hamilton。辍学原因:打独立战争。霸气的校友!

  3. 吃货 2019年6月15日 回复

    友联吗 5em.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