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名校当学渣

一本正经地吹牛之前,我想先吐槽一下我们学校坑爹的校名。开学一个多月的时候——

男友:“什么,你居然不在华盛顿!”
我:“对哇。”
男友:“不可能!你把你学校全名报一遍。”
我:“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在圣路易斯。”
男友:“……”

喔对,我们也不在西雅图。和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不是总校分校的关系。科普到此结束。

在甜欣屋的前一篇文章,我提到上课飞快以及同学们都是小天才的事情。其实,开学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活得非常狗,几乎没时间参加课后的任何活动。每天大家出去玩的时候,我在写作业,看书,做题。每天大家玩累了回寝室睡觉的时候,我还在写作业,看书,做题。

终于,我狗得室友都看不下去了。

“我们修一样的学分,为什么你活得这么狗。”
“我想了很久,还是没找到原因。”
“我知道了,你选的都是狗课。”

真是听君一席话,白读十年书。仔细一想,我的好几门确实都很狗。数学课在和一帮大二大三的人一起上。化学课在和一帮BME(生物医学工程)、premed的人一起上。写作课在和一帮native speakers一起上。是我自己作死,用Placement tests(入学考)和Advanced Placement(AP考试)跳了一堆计算机和微积分的入门课,又无视掉课程要求强行concurrent了微分方程课。我本来就不是学霸,一道同学花十分钟的题我可能要二十分钟才能勉强做出来。所以,活得狗也在情理之中了。

那门微分方程,上课听不懂很正常。有天下课的时候我觉得很不对劲,原来那天教授讲的我居然都听懂了。每每课堂上同学露出不解的目光,教授就一副“孺子不可教也”地叹一口气,觉得这些基础大家应该在幼儿园就该学过了才对。每星期的作业要写十小时,两次写到凌晨四点以后我终于学乖了,不再拖延症,而美国小伙伴们也很崩溃,求教授不要布置这么多作业。

什么,你问我一个学CS(计算机科学)的小朋友为什么要选化学?我校化学是强势课程,我想作死体验一下。这门课有名到经常被来我校的观光团光顾,站在阶梯教室的尽头听两分钟课再悄悄离开。而此课的难度也让同学闻风丧胆,两次大考下来我没有一次是做完的。即使每星期小测验,也跟过鬼门关一样九死一生。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

就在我感到狗生无望的时候,有两个人对我的影响和启发很大,一个是杨学长,一个是周学长。

杨学长是一次中国学生联谊认识的。我说,我快学不下去了,周围的美国同学都这么聪明。他说,其实他们一点都不厉害,你仔细听他们上课问的问题,都特蠢。后来我就留意了一下,发现他说得好像有那么一点模糊的道理。而我的几次考试都在前25%,居然比在杭外读书时的各科排名要高。

就在亲妈劝我不要作死的时候,我认识了B学长。当时B学长要上一门本来大一就该上掉的计算机课,到杭外群求实验课的队友,跟他聊着聊着就说到了选课问题。我发现只要保持这学期的工作量,三年就可以达到毕业要求。学长说他就打算三年毕业,还鼓励我接受挑战:“当Advisor建议你不要选这么多课的时候,你要记住你是中国人。”

于是,我又走在了作死路上…

评论区

  1. wrz博客 2016年5月20日 回复

    有钱读书真好!!!加油!

  2. 云破天开 2015年12月31日 回复

    新年快乐!

  3. 不锈钢淋浴房 2015年12月12日 回复

    最后一句好像不明白什么意思呀!

  4. 独立思考网 2015年12月10日 回复

    努力奋斗,fighting.

  5. 御坂音乐网络 2015年12月5日 回复

    最后一句总结的好啊!!值得表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